张酒

咔右。感觉被欺骗。

入小英雄坑后白嫖了这么久的第一次(试图)产粮x
大概设定是霍克斯小时候班主任让cos最喜欢的英雄,第二天穿着【自己做的】安德瓦cos服来学校,发现班里其他男生全都是cos欧尔麦特xxx



很神奇的是第一份粮居然是才入坑一天的霍安(无意冒犯),怕不是这对互动太戳心了吧XPPP

睡前三分钟摸鱼x
玛奇朵大概是童年男神之类的存在吧,四五年级暑假电视上有播《幸福小镇》,然后又恰好看的是有玛箱对战的一集,结果就自然而然被圈粉啦x

观众对Tony Stark的常见误解之一

自由白鸟:

在汤上看到了一组盾铁对比图,


算是个半原创,将汤上大家对这组图片的讨论给汇总并扩展了一下







许多人都认为这个对比揭示了托尼和队长的不同,队长尴尬而焦虑,厌恶充满鲜花与掌声的自我展示和宣传,他谦虚朴素、喜欢实干。而托尼享受这一切,因为托尼就是这样一个自负的人,他喜欢炫耀、渴望成为瞩目的焦点。


然而并不是这样的。在这两个相似的场景中——dancing monkey(队长的画),托尼与队长同样的痛苦。唯一的不同在于托尼是如此擅长伪装自己,而队长则不能很好地管理自己的表情。


这一段来自于钢2的开场,我们知道这个时候,托尼已经受到了钯元素的死亡威胁,他快要死了而他对此毫无办法。我们不知道的是,这之前有一段删减片段(托尼和小辣椒在飞机上的一段对话),托尼在从空中一跃而下加入表演之前,刚刚从宿醉中清醒,需要止痛片和吸氧器来维持异常糟糕的生理状态,他痛苦到想要取消表演。他不可能享受这一切,他只是表现得享受这一切因为这是他一直以来展示给外界的样子,这是他的假面。


人们总是将钢1最开始对托尼的介绍当成真正的他,忽略了钢铁侠的3部电影都是在推翻这短短的十几分钟。托尼从来都没有喜欢过别人对他的这种关注,他只是一直在扮演着大众心中想要看到的Tony Stark和钢铁侠。


【Kharthur/Guixon/HW】改变

#超超超超慢更,由于作者懒癌。x#
#龙世界观#
#ooc#

『2724年,龙族与人类长达百年的战争,以人类惨胜为结局落幕。
龙族尽管在魔法与身体各项机能上高于人类,但很难模仿人类的狡诈、欺骗,导致落败。』
.
.
Arthur怎么也没想到,他会成为第一个,或许也是最后一个被自己的龙‘甩’了的人。

不过严格来说,这样的结局其实不坏。Arthur腹诽,躲过社区法官惊异且夹杂了不解、嘲笑的目光,在契约书上滴入了自己的血液,随后Trillan一个漂亮的响指,羊皮纸制的契约书凭空化作一小撮灰烬。

自此,除非“海洋龙属淡水龙种的Trillan”自愿,Arthur Dent与其将无任何瓜葛。
自此,本世纪存活的契约龙数减少至98只。
.
.
『随后一年中,人类与龙族签订一系列条约,其中便包括屈辱的一条:“每世纪挑选百只中上品幼崽与人类孩童签订契约,除非当事双方愿意,不然不得擅自解除。”』
.
.
不过Arthur并不后悔让Tirllan走。毕竟是女性,出去寻找真爱总是没错的。况且,他还记得站在会面室前,父亲拉着他和John的手语重心长:
“世上一切生灵都是平等的,不管是龙,还是人。
你们被选中,说明你们是特殊的,这值得骄傲。但我希望你们不要忘记,永远,善待与你们契约的那些可爱的生灵。”

现在,他终于彻底履行了父亲的嘱托:他放开了Trillan,他剪断了她的线。
她自由了。
.
.
『然而同时,由于人类中一些亲和派的反对,人类稍稍收回了少量不平等条约,但仍然保留了人龙契约的规定。』
.
.
虽然离开了Trillan,但日子还是要继续下去的。

Arthur直到晚上八点才完成工作回家。他先给他兄弟John发了一条短信,尽可能委婉的说明了目前的状况。
John没多久就回复了,表示“我也觉得Trillan需要更大的世界,她是那么疯狂、充满活力。”以及一些安慰的话。
接着他说等明天完成征兵体检后来看望他,不过前提是他家那位祖宗不要再擅自接不能接的暗杀单子,以至于他得花很久去清理房间内的血迹。
.
.
“好了,今天的历史课就上到这里。接下来,亲爱的,既然你们的魔法老师已经在外面不耐烦地伸着翅膀,我就长话短说——每一只回去都要写一份三页的课堂总结,三千字以上,下周一交。”
年轻的老师愉快地走出教室,似乎没听见身后哀嚎遍野。
.
.
Arthur摁了手机,随后慢悠悠地给自己泡了茶。这是他的习惯之一。
以前,虽然大部分时间是他自己泡茶,但有时候Trillan也会在他加班时顺手泡一壶送到公司。

以后大概没有飞行红茶了。Arthur大脑里蓦地蹦出这么一句话。
.
.
也许,自己能心情这么好,还真要感谢那个人。
年轻的教师摸出手机翻看着,拨通了其中一个号码。
.
.
“hello,Arthur。打算什么时候再请我喝茶?”
“……
周日?”

他们都不后悔,关于最后的结局。这到底还不坏,不是吗?不管怎么样,有茶就行了。
.
.
.
“长老会加密文件,请过目。”某个不起眼的海岛上,一位年轻的龙族警卫员穿过半个岛屿,将文件交于正处在隐蔽地下室的,已是中年的龙族长老手中。
“很好。”良久,长老的翼翅拍击了一下,眯起金色的眼睛,用魔法在上面刻下独属于自己的印记。

“‘黑暗无界计划’,启动。”
.
.
#Arthur和达尔文小姐真的是闺密你们看我真诚的眼神x#
#以及Khan连个脸都没露我也是够了#
#以及sherlock和peter估计要好几章才能出来?#
#这个计划的名字绝对是全宇宙最蠢的了。x#

#梗源学英语对面的的饭店名。#
#其实一开始眼癌看成5号码头了。#
#后来想想既然打算写了那就改改写出来吧。x#

Dixon在奔跑。
他不停地跑,不停地跑,跑到腿部传来酸痛感,跑到大脑也因迎面而来入刀割般的寒风而疼痛。
.
可是眼前集装箱堆砌成的钢铁森林似乎完全没有尽头。
.
.
连Guillam也承认,这是一个疯狂的决定,疯狂到一丝细微的差错都足以要了他和Dixon的命。
他们要私奔,去太平洋上某个不为人知的岛国过一辈子。
.
多么可笑的事啊。
英格兰间谍组织“圆场”的组长,和英国最大黑帮组织的长子,在一天前滚了床单。
在此之前也于此之后,圆场和黑帮一直是最大的对手,想尽一切办法掐死对方。每次交手,恨不得从对方的人身上咬下一块肉。
圆场和黑帮有着深仇大恨,即使连他们自己也不是很清楚,他们因什么仇恨。
可是见鬼的——Guillam快速把几件衣物和一踏现金及其它必须用品塞进背包里,又把纸摊在大腿上,半蹲着写完几行字——他就是栽在Dixon身上了,他还能怎么办?他甚至愿意在慎重考虑得失后,依然不管不顾地放弃现有的一切去私奔,去隐居起来。
“给Hector,尽快。别让人发现。”
“是的先生,马上去办。”
.
.
Dixon找不到出去的路了。
他被困在集装箱群落中,像迷失在迷宫中的小鼠,绝望而挣扎着寻找出路。
“Peter——Peter!”他无法停下他的脚步,他怕如果他停下来,他就要和那个人多分离一秒。
.
.
Dixon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,从自家古老的别墅外墙翻出去,还不得不小心翼翼以免惊动守卫。出了别墅大门,Dixon就抛开了小心翼翼的念头,冲着今早送来的纸条上的地址一路狂奔。老头子自此察觉自己的“不对劲”后,便多留了个心眼,每半个小时就来查一次房,以确保他乖乖待在里面做事。
“见鬼的糟老头子我艹你全家……”Dixon气喘吁吁地从口袋里掏出纸条,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话里的Flag。
“5号码头5号码头……”捏着纸条的一角,Dixon焦急地寻找着岔路口上那个不起眼的数字:它现在代表着自由,代表着辛福,代表着一切的一切。
“见鬼原来在这儿……”小小的数字让Dixon稍稍松了一口气,接着又吸气,换气,向那个码头尽头奔去。
背包拍打在身上的声音,鞋底与地面快速摩擦的噪音',一时间是如此美妙。
.
.
“Peter……”喉咙像是被火点着一般,燥热,声带也因为嘶吼而到了极限。
Dixon感觉自己快不行了,他的腿脚像灌了铅般沉重,他感觉自己的力气如蚕丝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一丝丝剥离身体。
“Peter……”他从没有这么无助过。
.
.
快点啊……
Guillam站在快艇上眺望着码头的方向。以Dixon对时间的把握,更因为他知道此事的重要性,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迟到的。
可是他为什么还不来?是出什么事了吗?
Guillam的耐心和谨慎被担忧消磨殆尽。他必须上去看看,即使这么做有暴露自己的风险——毕竟半小时前,他背叛了整个组织。
Gulliam把与Dixon有关的一切资料、监视器彻底销毁,连点渣子都没剩下。还给电脑下了病毒,暂时麻痹对整座建筑物的监视。
忽然,一个集装箱后传来枪声。
“先生,是组织和黑帮——”
被策反的助手的声音淹没在一片'枪林弹雨中。
.
.
Dixon几乎止不住泪水涌出眼眶
集装箱森林永远到不了头。
.
.
听到枪声时Dixon就知道坏了。
他朝着枪声的发出地点狂奔穿过集装箱堆砌成的钢铁森林,一边摸出字条,带着一丝侥幸快速查看。
他的心瞬间冷到了极点——他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。
由于当时捏着字条一角的缘故,使他将“6”误看成了“5”。
他后悔的快哭了。
.
.
Dixon终于双膝跪地,倚靠在一个集装箱上。
他终于跑不动了。
.
.
Peter Guillam死了,死在交火中。

时间仿佛凝固成布丁,很慢很慢。慢到Dixon能看见对方见到自己后如释重负的微笑,能看见子弹划过空气带来的火星,身体被穿透时飞溅的鲜血的形状,以及Peter最后做出的“快走”的口型。
随后,在浑身的冰冷感未消散之前,他感到脑后一阵剧痛。
“peter……”他喃喃着。
.
.
他在黑暗中迷失了,在钢铁森林中迷失了,在绝望中迷失了。
“Peter……”他念出这个名字,就像落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。
.
.
“滴,滴,滴,滴,滴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”
惨白的房间里,刺耳的警报声充斥了每一个角落。









#BE到此为止#
#想看HE的往下翻#
#吃了太多奇异玫瑰的糖我实在不太好意思就这么结尾#
#硬生生甜回来系列#

“Hector……Hector?”
Dixon睁开眼睛,床头柜上的手机闹钟嘈杂地响着,面前是Peter Guillam放大的脸,拿上面写满了担忧。

“做噩梦了?”Guillam轻轻抱住自家恋人,安抚地拍着他的背。

“……”Dixon不说话,只是默默收紧了手臂。

“没事,已经没事了……我在这里,我一直都在。”Guillam亲吻干对方眼角的泪水。

“没事了没事了……”

Dixon在轻柔的安抚下再次睡去。
这次应该会有个好点的梦。他这么想着。

【Guixon】乱码和蛋糕

意思意思给@莫竹明送颗糖x

Guillam从圆场回家途中,会路过一家蛋糕店。
说实在的,那家店的蛋糕做得很棒,比如店长特制的“good memories”——红红的草莓酱均匀涂抹在白色奶油上,再以蓝莓,树莓,巧克力,橘子等做点缀,光是在外观上就略胜一筹。

虽然如此,但Guillam从没买过这种蛋糕。一来自己并不算嗜好甜食的人,再者Dixon在食物方面也比较守旧,专注另一款“black and dead”,倒也没提出想尝试新品种。

然而凡事总有意外。Guillam提着“good memories”出了店面,身后是热情的老板叽叽喳喳着说着这款蛋糕的美味,又忽的把话题转为“Peter你家Hector最近怎么样了”,一副八卦脸。

好容易摆脱了说不够的老板,Gulliam提着新款蛋糕回家,把蛋糕放在餐桌上,又从冰箱里拿出牛排和其他配料,熟练地处理起来。

这是和Dixon住在一起后养成的习惯:每每Dixon完成一个大单子,推开几日不进的家门,总会看见Guillam和晚餐都清清亮亮地等着他。

“为你的爱人做一顿接风餐。”
起码,Guillam读过的有关如何恋爱的书籍里是这么建议的。

“喂,peter,我回来了——”

门锁扭动的声音适时响起,门拉开了一条缝隙,以至于Guillam已经能从门缝里看见Dixon的浅色的大衣布料——
.

一切戛然而止。
.
.
.
.
.
“您对于全系人景模拟器'使用已达到时间上限:四小时。系统将在三十秒后强制退出,请您谅解。”

红字突兀地印在眼前,与整个散发着柔光的餐厅格格不入,同时,耳畔传来倒计时的嘀嗒声。

Guliiam猛地一怔,似乎记起了什么,又瞬间沉默下来。他迟疑了几秒,手指轻轻拂过蛋糕上的奶油。

“果然……”他看着自己渐渐消失在空气中,苦笑一声。

“真难吃。”
.
.
Guillam摘下头盔,光着脚来到餐桌旁。他没开灯,盯着被月光笼罩的“good memories”。

“欢迎回家,Hector。”

虽然他再明白不过,那个人,永远不会回来了。
.
.
.
.
.
.
#大概就是一个G在D忌日买蛋糕祭奠,但是由于原来那种卖完而不得不买另一种。回家以后进入虚拟空间假装D还在的故事。#
#由于虚拟空间模拟的模板一部分是来源于使用者的记忆,所以模拟空间里G也买了一个蛋糕。#
#为了使使用者更好地融入虚拟空间,他们会暂时忘记现实中的记忆,知道退出前一分钟记起来。#
#嗯没错Dixon小天使又死了。#

【guixon】实验

#阿谨今天没吃药系列一#x
#短打#
#Lofter的第一篇文章就拿GD开刀我其实有点方#
#ooc属我我也属它#

当Dixon完成手头的单子回到家,Guillam也正好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下班,不过由于距离远近的缘故,Guillam先一步到家。

于是随着Dixon拉开门的动作,牛排的香味顺着门缝溜出来,钻进他的鼻子。

“黑椒汁。”Dixon可以清晰地分辨出自己最喜爱的口味溶在空气中。他扯扯嘴角,把外套往沙发上一丢,挤进不大的厨房,盯着煎锅嚷嚷:“喂——好了没啊饿死我了!”

“快了,先去洗手,马上就好。”Guillam含笑看了一眼对方,利落的把牛排翻了个面,倒腾出不少血水。

Dixon记起,自己的肠胃由于体质和早年糟糕的生活习惯,相对于常人要更脆弱些,这也是为什么Guillam逐渐精通厨艺的原因——“比起外头的食物,还是家里做的更有安全,也更有情调,不是吗?”

Guillam说这句话时,如愿以偿得到了对方一句“去你大爷的情调”的争辩。

不过这个混蛋的手艺还是该死的那么优秀,相比其自己仅能“由生做熟”的程度不知好了多少。Dixon切着刚出锅的牛排,思绪不知又飘到哪里去了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……没什么。”

晚饭后,两人照例窝在沙发里看电视——准确的说,Guillam负责换台,Dixon一个劲地抱怨节目的愚蠢无聊,直到屏幕上出现枪械讲座,才稍稍提起精神,即使这些知识在他刚入行时就已学过。

“下次去租碟子,《星际迷航2》,电视太无聊了。”Dixon毕竟是经过长时间劳累,一松懈下来,困倦便是如山倒下,没一会儿便合上了眼,靠在自家恋人手臂上 迷迷糊糊地要求。

“嗯,晚安。”额头上传来湿润的触感,有点过于冰冷了。

其实这样也不错,这样的夜晚和这样的Guillam,以及一个有点冷的吻。Dixon想着,沉入黑暗。

“关于“原生人类情感波动变化”的实验数据收集已完成,请您过目。”一个穿着白大褂的青年双手恭敬地将文件递出去,随着布料的摆动,露出一双泛着金属光泽的手臂。

“以及,长官,我们的营养液不多了,上头也拨不出更多的经费……您看,我们是不是可以销毁一个实验体?”另一个青年小心翼翼地询问道:“我们也是无奈之举……毕竟虽说我们和他们同根同源,但低级人类还需要氨基酸、葡萄糖才能存活。”

“允许。干脆把刚进行完情感'爱'实验是实验体销毁,反正已经拿到数据了。”接过报告,Peter Guillam笑着建议。

“好,好,长官的主意真英明……”

“以及,下次谁把我的数据融入到情感液中给实验体输入——那可不是的训话那么简单了。”Guillam浅色的眼睛深不见底,“我可不想再被原始人当做‘亲爱的伴侣’来对待,即使是在一个实验品'的意识中。”

“一定不会,一定不会……你,快去销毁实验品!”为首的青年一边点头哈腰一边差使他人,翻脸比翻书还快。

“哪个实验品?”一个实习生问。

“蠢,就是刚刚那个。”青年一脸狠铁不成刚。”

“编号DG04,原生姓名Hector Dixon,确认销毁。”